网站首页 > 教育 正文

温州银行业高挂免借牌 中小企业贷不到款

   2019-11-27 17:49:19 作者: 来源:宜州新闻网

利率上浮20%,中小企业仍贷不到款

摘要:“银行贷款资源所剩无几,谁愿意出最高利率谁先得,但基本轮不上中小企业。”一家银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刘文这几天最头疼的事,是寻找救急资金。刘文是深圳一家LCD企业的老板,公司最近接到一个大订单,急需500万元周转。尽管他愿意承受基准利率上浮20%的资金成本,并且有住房做抵押,但依然难以获得银行贷款。

“银行贷款资源所剩无几,谁愿意出最高利率谁先得,但基本轮不上中小企业。”一家银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而在中小民营企业最聚集的温州,“钱荒”来临更加剧了银行对企业的抽资压贷。继2011年的信贷危机后,温州企业再一次处于生死边缘。

按照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微博)的判断,第三轮实体经济冲击波已经开始隐现。在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看来,最先受冲击的是没有任何资源和资金优势的中小企业。

银行异地上门追债

刘文最近不停奔波于银行间,寻找最低的贷款利率。但令他失望的是,没有一家银行愿意给出低于基准利率上浮20%的价格,在他表示愿意接受这一价格时,银行的答复是,未必能申请到贷款,且银行放款至少需要三个月以上,无法救急。

“现在银行贷款资源都所剩无几,对中小企业的资质要求更高。”某商业银行的一位客户经理张萍(化名)告诉记者,现在基本没有流动资金,一般是优先放给愿意承受较高利率的客户,中小企业贷款基本没有什么希望。

而某商业银行由于同业拆借业务规模较大,资金更加紧缺,临近半年报出炉前,更是暂停了公司贷款。

该银行一位资金监管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资金有所缓和,不会出现系统风险,但还是很紧张。该银行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补上资金流,没有心思管企业贷款。

某国有大银行客户经理小张表示,该行有特别额度留给中小企业贷款,但实力较弱和担保力度不强的企业很难到贷款,一般企业贷款利率需上浮20%,而在5月份,该上浮幅度还在5%左右。

尽管同业隔夜拆借利率6月28日已经回落到5.56%,较之前最高位已经下降不少,但相比过去最高不超过4%的利率而言,成本依然较高,各家银行争相推出高利率的理财产品揽储,但贷款资源十分稀缺。

银行缺钱的程度出乎邵阳商人孙国为的意料。最近有几个家乡的地方政府人士来东莞,是银行委托他们过来讨债的。很多在东莞办企业的邵阳商人此前曾在家乡的银行贷款,但由于经营困难到期没能还上,而银行最近缺钱,便一路追债到东莞。

顺德区顺炎塑料有限公司冯钦龙告诉记者,去年该公司通过担保公司从银行贷款500万元,担保公司从中抽走150万元,企业真正到手的资金只有350万。但没想到,担保公司拿钱去放高利贷和投资房地产,无法偿还贷款。担保公司跑路后,反倒让企业背黑锅,白白多损失了150万元。

冯钦龙说,自从去年顺德一个担保公司卷款20亿逃跑后,顺德企业都不能再通过担保贷款,只能做抵押贷。但中小企业中,有抵押资产的企业并不多。

在6月25日的民生银行投资者交流会上,民生银行行长助理石杰提出,在整体经济环境下滑的情况下,中小企业的资产质量情况不容乐观,低于全行资质水平,尤其是长三角地区,从浙江向江苏、福建、山东地区蔓延,实体经济有效需求不足。民生银行在存量上会逐步压缩、调整,增量上将围绕核心企业的上下游来做中小企业贷款,控制企业的现金流和物流。

“企业不是没有贷款需求,如果想把企业做大一点,肯定需要贷款,资金不足时,利润较低的业务就不能接。”冯钦龙说,目前只能通过熟人到民间融资,月息1-1.5分,比银行成本高。

张萍说,下半年行情还要看央行政策。按照目前的情况,中小企业贷款还是会很困难,只有在资金非常充裕的情况下,中小企业才能从中分得一杯羹,资金紧张时,几乎轮不到中小企业。

记者从小额贷款公司了解到,目前的贷款年利率已经达到20%,网贷公司更高,加上手续费、平台服务费、担保费,贷款年利率达到40%以上,这种高息是利润单薄的中小企业所无法承受的。

实体冲击波来临

高善文将资金面紧张冲击波分为三波。“第一波是银行间资金极度紧张,已发生;第二波是冲击影子银行体系,表现为票据和理财产品利率飙升,已初露端倪;第三波是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他表示。

眼下,第二波冲击正在发生,第三波冲击已开始隐现。

而曾在前两年出现老板跑路潮、企业倒闭潮的温州,中小企业因为银行信贷政策的调整,更是处于水深火热中。据了解,从2013年起,温州的银行业开始进行第二次政策调整,出现了审批权限收回省行(或上一级行)、减慢企业放贷速度、降低银行授信额度三种现象。

本报记者在温州采访时,企业主普遍对温州一些银行的做法表示不满。

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主向记者表示:“银行对中小企业的惜贷已经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经营活动。”

身兼浙江省电气行业协会、温州市机械工业联合会两协会会长的人民集团董事长郑元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各银行将贷款审批权限上交到省级甚至更上级,而更高级的银行负责人对温州经济不了解,温州各分行新来的行长普遍都是尽量去减少授信额度,有的银行甚至不管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如何,只要企业借贷,一律缩减授信额度。

“过去是今天还贷,明天就放,现在变成一周后才放,带来中小企业的困难,有些还贷后就不再续贷。”郑元豹说,担保公司要求不高,但找不到。如果上述三种现象继续下去,下半年的经济将比前三年还要严峻,无疑将影响到实体经济。

数据显示,温州1-5月份比1-4月份新增贷款减少了5个亿。

周德文对记者表示,温州银行业的抽资压贷,违反了金融改革的初衷,企业已经出现了大面积亏损、倒闭、破产的风潮。如果不立即改弦更张,第二轮亏损、倒闭潮会来得更加猛烈。

郑元豹说:“如果银行只收不贷,企业就会对现行贷款制度进行抵制,我们两协会会员企业中已经出现了集体反抗的苗头。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甚至会出现只贷不还、恶意逃债、两败俱伤的乱象。”

据上述两协会向会员企业初步所做的调查统计显示,因银行下调20%授信额度,2011年以来,已有40%的会员企业出现流动资金短缺,35%濒临破产,20%已经破产。

而当前温州民间借贷还处于休克状态,过去银行借不到,社会上的资金可以补充,但现在在温州人人谈借色变。

深圳市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守仁也认为,房地产有土地做抵押,地方投融资平台有财政做担保,而一般的中小企业,缺乏资产抵押,又无法承受担保公司带来的高成本和高风险。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中小企业融资需求旺盛,经营困难,但金融机构逐利本性难改,资金紧缩下,中小企业将雪上加霜。

“2013年下半年,中小企业的日子比2011年还要难,特别是下半年10月份,将是一个坎,贷款集中到期,如果再不重视,很多企业将倒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周德文警告。


相关阅读:
杭州展览公司 http://www.omaten.com/hangzhou/
分享到: